爆釣王

小段子

AGF造型出來後的小段子,大概之後會再寫長一點吧XDDD


這天很難得的是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一起為AGF活動拍攝的造型定裝照,而在攝影棚的後台休息室裡,幾位化妝師和造型師忙著處理所有人的裝容和服裝,而基本上定裝完成的人都會由工作人員領到攝影棚拍照,而在處理完所有人的造型之後,化妝師和造型師也會跟著到攝影棚去做微調,大部分拍照的流程都差不多,但就是有人定好妝之後完全不受控制,自動的找了個最好的位置坐著,對工作人員的叫喚也是笑容滿面、輕柔的回應「再等一下喔」,然後視線仍是眨也不眨的盯著某個方向看。

被那張過分燦爛的笑臉驚嚇到的工作人員在兩個團體的參謀之一安撫下,請化妝師在處理完手邊的工作後再一起將人帶過去,就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了。

「……隼。」

身上的衣裝在讓造型師做最後調整的始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叫了對方的名字,想說點什麼。

「嗯?怎麼了嗎?始。」

隼語氣自然地彷彿他的舉止再正常不過。

「……沒事。」

輕嘆口氣後,始敗在那雙晶亮亮的橄欖綠眸色下,半放棄的任由隼熱切的視線盯著,幫始作最終調整的造型師也是合作過幾次的熟人,對這種狀況習以為常,造型弄好後還很貼心的先離開休息室,就剩下隼和始兩個人。

兩人視線交會,隼微笑著問:「始,我可以過去嗎?」

始挑挑眉反問:「如果我說不行?」

「嗯……這樣我會很困擾的。」隼滿臉笑意的走近始身邊,然後緩緩的繞了一圈,視線從上到下的打量。

恰到好處的妝容、垂墜感的耳飾,而柔長的髮用牡丹髮飾束起,衣領做了精巧的點綴、棗紅色的中式上衣採用了前短後長的設計,搭配腰封和黑色長褲使整體比例更加出色。

隼不由得發出一聲讚嘆,設計師的品味還是一樣的優秀。不過……

「始,你最近變瘦了?」

隨著語音落下,始感覺到隼的雙手從背後環住他的腰,像是在確認似的停留了幾秒後放開。

「嗯?啊,是有掉了一公斤,但還在正常範圍值內。」

始直接證實了隼的猜測,這表示他自己有在注意,隼也就沒有多說什麼,注意到隼的打量到一段落,始轉身面對隼,問:「滿意了?」

「嗯!」隼大力地點頭。

「那快走了,不要耽誤拍攝。」得到回應,始抓住隼的手就要離開休息室,但卻被隼拉住。

隼的另一隻手姿態優雅的順了順始的長髮,「我記得始是同意接髮的吧?」

「?」

面對隼的提問,始露出淡淡的疑惑。

確實是為了拍照時的自然度,始在了解接髮的時效和流程後,在昨天預定行程全部結束後跟造型師約好接髮,基本上大家都是今天才看到始的長髮模樣。順帶一提,其他成員也因為始的緣故,也都興致勃勃地接受接髮的提議,始反而是最晚接髮的,所以現在月歌宿舍裡會出現好幾位成員都長髮飄飄的場景。

隼的嘴角劃開一抹弧度,順著長髮的手勾起一綹髮絲,微彎身的親吻了始的長髮。

一瞬間,始有種頭髮產生了神經的錯覺。

--酥酥麻麻的,是似曾相似的感受。

「呼呼,我有點期待呢。」

看到始不經意抿住唇的表情,知道目的已經達成的白色魔王,橄欖綠的瞳孔中醞釀著某種熱度凝視著始。

「……隼,你給我記住。」

落入陷阱的黑之帝王在被牽著手走出休息室前忍不住丟下這句話。



我快被這兩個人萌死了。

鶴三日 短篇x2

20150920 漫長的等候

§就是個怨念個爺爺為什麼不來的文。

 

 

今天又是待機。

一道雪白色的身影側躺在本丸的走廊上,一臉無趣的看著庭院中的景色。

本丸很安靜,除了其他和他一樣待機狀態的刀們,其他的刀都被審神者派出去遠征了。

不過還真是……無聊啊。

雖然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他覺得很驚奇,原本是只是刀的付喪神居然能夠以人的肉身出現,而且不只有他,在他來這個本丸之前已經有好幾把刀在了,連曾經見過的燭台切也在。

所謂的審神者還真是特別。

後來待久了、大概從其他刀口中了解他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要為審神者做什麼,漸漸的他也習慣這樣的生活。

比起他待過的地方,當然是這裡比較有趣,有許多的驚喜,不管是擁有許多特別知識的審神者,還是其他類型的刀們,讓他每天都不厭倦。

在他來之後也陸續迎來其他刀,有的是鍛刀出來的、有的是出陣時帶回來的,在他來之後最常擔任近侍的他基本上都有參與。

只是最近審神者特別專注在一件事上,不,應該說之前就有這樣的跡象。

據她本人透露她就是因為這把刀才決定投入審神者的行列的。

——那把刀就是天下五劍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天下最美的太刀。

被五条的國永鍛造出來的他只看過三日月宗近幾次,對話的次數寥寥無幾,對三日月宗近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雙刻畫著三日月的深色雙眸。

就是不知道過了那麼久,三日月宗近變成什麼樣子了?雖然對方應該是不記得他了,不過看審神者執著的樣子,讓他也不自覺的開始期待和三日月宗近的會面。

只是……照目前的情況,似乎不太樂觀啊。

資源不足就無法頻繁鍛刀,而且其他刀的經驗不夠讓能出陣的選擇性降低,就算擔任隊長的他好幾次順利的帶隊到王點,還是沒有看到三日月宗近的蹤影,倒是帶回了獅子王跟太郎太刀……

現在他會這麼沒事也是因為被審神者勒令暫時休養,否則要是取得太多經驗值拉開等級,重覆停留在那個時代的時間太多,出現檢非違使就頭痛了。

雖然情況他都清楚,只是還是希望三日月宗近能早一點來到這裡啊。

鶴丸盯著庭院的景色,緩緩的閉上眼,在溫暖的日光下沉入夢鄉。



=====================



悠然的午後 鶴三日 20150514

 

§爺爺沒有來。

→結果寫到爺爺來,這明明不是祭品,可是他來了我好高興QAQ

§審神者出沒請注意。

§私設如山請注意。

 

暖和的太陽、徐徐的微風,是個舒適的天氣,庭院裡片片飄落像在下雨的櫻花花瓣為院子裡增添不少春天的氣息。而在廊簷下坐著的兩道身影——純白跟紺色算是這個本丸裡最為悠閒的刀了。

倒也不是其他刀都非常忙碌,每天還是有該做的事要處理,但都不緊急也不強制,整個本丸彌漫著悠閒的氣氛。訓練、打掃、玩樂、喝茶、吃點心,偶爾出個陣帶短刀們訓練或是遠征一下收集資源,審神者交代給他們的事務就只有這些,完全不像前一陣子資源緊繃,要克制出陣和鍛刀。

而改變這一切的是審神者心心念念到快瘋魔的三日月宗近終於在前幾天來到本丸。

認真說起來應該是比前幾天還要更早就來到了本丸,只是三日月宗近跟石切丸遇到相同的狀況而已。

鍛刀時,身為近侍的刀可以和審神者同時間知道召喚出來的是哪把刀,但出陣撿到刀時,就只有審神者才知道撿到的刀劍是哪一把。

所以被出陣部隊撿回傳送到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就放置在倉庫之中,而讓刀們出陣尋找三日月宗近蹤跡找到過於心灰意冷又體力不支的審神者完全不想整理倉庫,直到不得不整理的時候審神者才發現倉庫中有把沒看過的刀,一使用靈力召喚,居然發現出現的是她想見很久的三日月宗近……在本丸還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原來是這樣啊。」

三日月想起當天他被召喚出來時的情景,他甫睜眼、微笑地自報名諱後,站在他面前有著少女姿態的審神者瞠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然後猛然往外衝出去,三日月疑惑的微偏著頭摸不著頭續時,審神者帶來了一個令他意想不到的人。

被審神者拉到三日月面前的是一身潔白衣裝、讓三日月宗近感到有些似曾相識的刀,在鶴丸自報名諱後,三日月憶起當初小小軟軟的孩童。聽其他刀說他是最常擔任近侍的刀,不僅時常在出陣隊伍中,連鍛刀、製作刀裝都少不了他,本丸中有好幾把刀都是審神者和鶴丸一起迎接的。

想起審神者逼著鶴丸捏她臉頰確認是不是現實的舉動,三日月抬起手用袖子掩了掩嘴,說著:「不過呢,鶴丸跟主上的感情很好呢。」

鶴丸瞄了一眼三日月,漫不經心的回著,「也就是那樣啦,基本上大家都跟主上很好,近侍也不過是待在主上身邊的時間多一點……但是我想很快地你就會體會到了,畢竟她很想見你。」

「哈哈,是這樣啊。」

「是啊。」

鶴丸這樣回答之後沉默了幾分鐘,然後湊近三日月,「雖然只是我猜的,但是三日月你該不會……是吃主上的醋?」

三日月看著眼前熠熠生輝的金眸,帶著月的眼眸彎了彎,模稜兩可的回應。

「唔、或許是這樣也說不定?」

「喔?意外的很爽快地承認了……真是出乎我預料啊。」

「哈哈,感覺怎麼樣?有嚇到了嗎?」三日月笑著,說著鶴丸平常打招呼的台詞。

鶴丸愣了愣,忽然放聲大笑,動作很是熟稔的順勢的倒在三日月的身上,「哈哈哈!嚇到了嚇到了,真不愧是三日月宗近啊。」

「嗯,甚好甚好。」面對鶴丸親暱的舉動,三日月眉眼彎彎的,愛憐的輕撫著鶴丸的頭髮。

「三日月。」

鶴丸伸出手,指尖輕觸著三日月的臉頰。

「嗯?」

「見到你真好。」

沒想到會聽到鶴丸這麼直接的話語,三日月勾了勾嘴角,他到本丸來的這段時間不管做什麼,身邊幾乎都有鶴丸在,真的試驗證了主上所說的,其實鶴丸也非常期盼他的到來。

「我也是喔,鶴丸,見到你真好。」

 

=某光言20160316

這麼短的一篇文整個拖超久才寫完OTZ

連爺爺都湊齊了三把,到底想怎麼樣XDDDD